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

帮忙写一篇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建国六十周年的文章!字数一千

发布日期:2019-10-26 22:33   来源:未知   

  结合建国六十周年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来分析,字数1000多就好!不用太长!好的多加分

  60年,光辉岁月弹指挥间,60年,中华大地沧桑巨变。 沿着黄河与长江的源头,漂流而下,看青藏高原脉动的祖国;看黄土高坡起伏的祖国;看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祖国;看群峰腾跃,平原奔驰的祖国。沿着黄河与长江的源头,漂流而下,过壶口,闯关东,走三峡,奔大海。在河西走廊,华北平原,我看祖国的富饶与辽阔,看祖国千里马般日夜兼程的超越;在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看祖国的崇高与巍峨,看祖国繁荣的霓虹灯日夜闪烁,灿若银河……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饱经战争沧桑与落后苦难的中国人民终于重新站起来了!中国像一只巨龙,以一个大国的身份重新屹立于世界东方!

  那时的中国,民生凋敝。曾经的民不聊生,曾经的满野战乱,曾经的东亚病夫,都已成了过去。如今这片热土早已是天翻地覆、龙腾虎跃!正是这千千万万的赤子,才撑起了我们民族的脊梁,祖国的希望;正是他们,才使得中国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响彻神州,那么气势磅礴,那么雄壮嘹亮。

  弹指挥间、沧桑巨变。60年前,开启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在中国的领导下,亿万人民艰苦创业,努力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历程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实现着强国富民、民族复兴的百年梦想。当今之中国,到处充满勃勃生机,各项事业蒸蒸日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改革开放,使中国一步步走向繁荣昌盛,华夏儿女们安居乐业。

  97年香港回归,99年澳门回归;1998年面对南方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2003年面对让人闻风丧胆的非典疫情,2008年面对十几个省份百年不遇的冰雪灾害,面对让人措手不及大地震。中华儿女没有气馁,我们众志成城,手挽手将一个个磨难踩在脚下。

  2008年,神舟七号载人航天卫星发射升空,炎黄子孙的千年的奔月梦现实了!中国航天人在摸索中让祖国一跃成为航天科技强国!

  2008年,北京奥运会铸造辉煌!我们的体育健儿一举夺得51枚金牌,100枚奖牌。取得位具金牌榜第一的骄人成绩。

  2009年,我们伟大的祖国迎来了她的60岁生日。 60年的风雨无阻,60年的沧桑巨变,我们的祖国必将继续书写不朽的传奇。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当前学术理论界研究的一个热点问题。那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是谁提出来的?它又是如何演变的呢?

  中国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了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探索。李大钊、陈独秀、蔡和森等党的早期领导人,都在不同方面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作过理论上和实践上的艰辛探索,但是他们都没有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艾思奇在20世纪30年代虽然在不同场合多次论述过哲学的中国化问题,但是他也没有明确提出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命题。

  最早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的是同志。在1938年10月召开的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正式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他说:“马克思主义必须通过民族形式才能实现。没有抽象的马克思主义,只有具体的马克思主义。所谓具体的马克思主义,就是通过民族形式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应用到中国具体环境的具体斗争中去,而不是抽象地应用它。”“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因此,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中国的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成为全党亟待了解并亟须解决的问题。”(《中共选集》第11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6年版,第202页)。

  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我们党的其他领导人也在讲话中多次提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比如张闻天在报告中就讲到宣传工作“要认真地使马列主义中国化,使它为中国最广大的人民所接受”。(《中共选集》第11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6年版,第709页)

  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后,在一些场合继续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命题,比如,1941年6—8月间,中央政治局听取彭真汇报晋察冀工作过程时,认为晋察冀分局是把马列主义中国化,是执行了一条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彭真年谱》[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183页)

  1941年9月,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能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教员,才算好教员”(《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4页)。

  但是,在更多的场合开始较多地使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这样的提法。这一提法正式提出于1939年10月发表的《〈人〉发刊词》,重申于1940年初的《新民主主义论》,此后一直沿用下来,并成为中国在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问题上的标准用语。

  尽管六届六中全会后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命题的次数明显减少,但由于这个命题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已经得到确认,所以在相当长时间内,这一命题仍经常出现在党的会议、报纸和刊物之上。党的许多领导人和理论工作者,都在报告、讲话、文章中加以运用和阐发,并使其内涵逐步扩展和深化。

  1939年1月中旬至2月初,即六届六中全会闭幕不久,彭真在晋察冀边区第二次党代表大会(中共中央北方分局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专门阐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他指出:学会具体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民族化,抛弃不符合中国革命的旧公式死教条,并在斗争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这是党在十七年曲折历程中的最大进步。(《彭真年谱》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100页)在报告的结论中他再次系统论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意义”。

  1940年1月初,张闻天在陕甘宁边区文协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讲中提出:“使马列主义中国化,创造中国的马列主义作品。”(《张闻天文集》,中共党史出版社1994年版,第57页)。他还系统说明了马列主义中国化的另一层含义,即将中央总的政治路线在各地具体化,认为“这也就是马列主义在各地的具体运用”。

  1940年2月,艾思奇发表《论中国的特殊性》,批判企图以所谓“把握特殊性”和“中国化”来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叶青,着重论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原则和方法的关系,同时说明了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中国化”的原因。文章认为,“正因为我们要求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所以就尤其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方法”,“站稳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我们所说“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上,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和基本精神上,用马克思恩格斯所奠定了的、辩证法唯物论的和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方法”,“正确地研究和把握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并正确地决定革命的任务和战略策略”。(《中国文化》创刊号,1940年第2期) 1941年3月至1942年2月,张如心相继发表《论布尔塞维克的教育家》、《在同志的旗帜下前进》、《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学习和掌握的理论和策略》等文章,提出一系列重要看法和论断。他率先提出“同志的思想”的概念,指出的讲演与著作是“马列主义中国化最好的体现”(《人》杂志,1941年第19期)。张如心是当时理论界宣传解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特别是把这一问题同的卓越贡献密切结合起来做得最突出的一人,他的不少论断具有理论开拓意义。

  1941年7月,在《答宋亮同志》中说:“要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用马列主义的原理来解释中国社会历史实践,并指导这种实践。”(《论党的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第275页)

  1942年7月1日,朱德在《纪念党的二十一周年》文章中,正式使用了“中国化的马列主义”的概念,说:“今天我们党已经积累下了丰富的斗争经验,正确地掌握了马列主义的理论,并且在中国革命的实践中创造了指导中国革命的中国化的马列主义的理论。”(《解放日报》,1942年7月1日)同日,《晋察冀日报》发表由邓拓撰写的社论《纪念“七一”全党学习掌握主义》一文,也专门论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强调“马列主义的中国化就是主义。”

  1943年6月,任弼时撰写了《员应当善于向群众学习》一文,指出:所以能“使马列主义具体化、中国化”,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他的强烈的群众观念,他的虚心向群众学习的态度”,这也是“思想方法与工作方法最大的特点”。学习马列主义“特别要去学习中国化的马列主义”。(《任弼时选集》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304—305页)

  1943年7月8日,王稼祥发表的《中国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不仅第一次使用了后来一直沿用的“思想”这一概念,而且论述了思想“成长、发展与成熟起来”的历程,明确指出:“思想就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的布尔塞维主义,中国的。”“它是创造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发展。”(《解放日报》1943年7月8日) 1943年8月2日,周恩来在延安欢迎会上的演说中也指出,党的22年历史证明:“同志的意见,是贯串着整个党的历史时期,发展成为一条马列主义中国化,也就是中国的路线!”经过的运用和发展,白小姐梅花诗。已经“成为在中国土地上生根的了。”(《解放日报》1943年8月6日) 1943年11月10日,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发表的讲话中指出:遵义会议后,党的事业完全放在了“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即思想的指导之下”。(《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88页) 这大概是唯一的一次运用“中国化”这一概念。

  总之,在党的七大召开以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在党内运用非常广泛。www.789846.com。正是在此基础上,党的七大才系统总结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理论成果——思想,并把它确立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在七大上所作的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反复使用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不仅系统论述了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的思想的科学体系,而且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事业的艰巨性以及所以“能成功地进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件艰巨事业”的原因,也作了深刻阐述。的报告,是党的文献和领导人著作中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概念最频繁、最集中的一次。

  党的七大以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这两种提法,开始同时使用。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以后。

  在编辑《选集》时,曾经亲笔将《中国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论新阶段》报告的第七部分)一文中的“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改为“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央文献出版1994年版,第28页)。这一改动虽然只是字面用语上的变化,但此后的大致三十年中,几乎所有著作、文件、报刊文章等,都很少再见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字样,而开始统一使用“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提法。

  关于不再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原因,有些学者做过考察和分析,认为这主要是“由外部原因的影响造成的”,是与一个时期内不再提“思想”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具体来说就是:1948年6月,情报局通过决议,谴责南斯拉夫所谓民族主义、反苏和亲资本主义倾向。中共中央可能考虑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思想”两个提法容易被误解为所谓民族主义倾向,而中国又面临着夺取政权后争取苏联的支持和帮助的问题,所以在提法上作了改变。(《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121—122页)

  新中国成立后,如同民主革命时期一样,曾在各种场合、各种形式的著作(文章、报告、讲话、谈话、批语、修改件等等)中,反复讲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问题。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当然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命题,在20世纪60年代初,也曾经重新提到过,并明确地把它与普遍原理和具体实际的统一的提法一致起来。

  20世纪60年代初,在中苏两党的争论中,苏共中央点名对在中共七大上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论述进行了指责和攻击。

  1960年11月初,率中共代表团到莫斯科出席世界和工人党代表会议。苏共中央送交中共代表团的给中共中央的《答复信》中,对中国进行了一系列攻击和指责,其中之一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信中称,各国都根据民族特点创造性地运用马列主义,但这并不是说有“中国”的或其他某一国的马克思主义。马列主义是一个国际主义的学说,它对一切国家都同样是适用和可以采纳的。然而中共的同志们,中国的报刊,竟广泛地使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这个命题。譬如说,同志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就说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说同志“成功地进行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巨大工作”。在苏共看来,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或“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搞民族主义。本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是首先提出的,苏方为什么要以为直接指责的对象呢?这大概是主要是因为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讲这个线多年,而且《选集》又对这一提法做了改动。而不但在七大上的报告中频繁地使用了这个概念,而且1950年将报告改名《论党》再版及后来多次印刷时,也没有进行修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等概念照旧保留在著作中。苏共在这个问题上对中共的指责,表明了他们以世界革命中心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最高权威自居的心态。

  正是在上述这种背景下,在1961年1月中共八届九中全会上又一次明确第讲到“马列主义中国化”问题。说:“‘马列主义中国化’,恐怕不是你(指)的专有权,我想我也讲过嘛!文字上有,我记得好像有,六中全会上写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我记得我提过,所以发生这个版权问题。所谓马列主义中国化,就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跟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的统一,一个普遍一个具体,两个东西的统一就叫中国化。各国有些枝叶的不同,必须有些枝叶的不同,根本一样。比如拿树来作比喻,一棵树同一棵树,它的根本一样,枝叶总是不同的。杨柳跟松柏是不是一样的?是不是有特点?总有些不同。而且同是杨柳,这一棵同那一棵总有点不同。运用马克思主义要根据各国的历史条件、社会情况,这是莫斯科宣言里头写好的,这一次声明里头也有,也讲了的。”(《在八届九中全会上的讲线日) 这说明,尽管《选集》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提法有所改动,但并不认为这一提法有什么错误,相反他认为“中国化”是必须的,“马列主义中国化”与“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践相统一”是同一个意思。

  作为我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同志,可能一直没有使用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概念,他自始至终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这一命题。

  随着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的不断深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也开始被重新使用,并广泛传播开来。

  改革开放后开始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的是学术理论界的专家学者。20世纪80年代上半期,有些学者开始重新引用历史上党的领导人关于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论述或直接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比如1981年8月20日《解放日报》登载的马川波文章引用了七大报告中所说“正是我们的同志,出色地成功地进行了这件特殊困难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事业”。1982年1月8日《人民日报》登载的姚力文、吴智棠的文章也引用了“要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线日《天津社联通讯》中刘延亚、杨瑞森文章,多处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概念,文章还作了这样的说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对于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一种通俗的概括。这种概括见诸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许多文章。本文使用这个概念主要是为了书写简便。”1983年12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杨献珍文章中也有“同志是我党最早认识到必须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说把它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人”的论断,等等。

  到了20世纪90年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概念开始广泛被运用。1993年和1998年还先后召开了“国外学者论‘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评析座谈会”和“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研讨会”。

  在中共和中央领导人著作中,重新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或“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概念,也经历了一个逐渐的过程。

  1982年,在党的十二大上提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页)

  1992年,在党的十四大报告中首次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与当代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是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十四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3页)

  1999年1月在纪念瞿秋白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瞿秋白“致力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对思想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人民日报》1999年1月30日)

  2001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中使用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要求“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十五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79页)。

  2003年6月22日中共中央发出的关于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通知,指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人民日报》2003年6月23日)

  2003年7月1日,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面向21世纪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人民日报》2003年7月2日)

  2003年12月26日,《在纪念诞辰110周年座谈会的讲话》中指出:“在革命和建设的长期实践中,以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人,努力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形成了具有鲜明中国特点的科学指导思想,这就是思想”。“我们必须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继续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人民日报》2003年12月27日)

  2005年1月14日,在新时期保持员先进性专题报告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必须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永不自满,永不懈怠,不断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向前进,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人民日报》2005年1月15日)

  2006年8月15日,在学习《文选》报告会上的讲话中再次向全党提出明确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理论成果成为引领中国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强大思想先导”;“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把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继续推向前进,在思想上不断有新解放、理论上不断有新发展、实践上不断有新创造,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放射出更加耀眼的真理光芒”。(《人民日报》2006年8月16日)

  2006年10月22日,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再次指出:“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紧密结合中国具体实际进行理论创新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要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发展的新境界”。(《人民日报》2006年10月22日)

  从中国几代领导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的运用情况来看,提出并数次运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在实践上推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程,但一直没有使用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提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这一概念,但也没有使用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命题;近年来的许多讲话都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他大概是我们党的领导核心中使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最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由“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的演变历程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已经越来越成为我国学术理论界研究的一个热点问题。

  九州翔游,北国冰城,南海碧滔。看昆仑出世,峰高岭峭;黄河澄清,林欢木笑。舰旗猎猎,铁骨铮铮,享太平盛世乐逍遥。是宏图,赖中华儿女,齐力打造。巨龙腾飞有日,立世界民族领风骚。铸华夏魂魄,自主创造;强国经济,稳固可靠。和谐社会,青春笑傲,正义公平行大道。纲领举,真社会主义,风景独好!

  红日燃血,浸透那、杆杆战旗猎猎。旗下铮铮铁骨聚,中华优秀儿女。斧头镰刀,大刀长矛,推翻三座山。中国人立,一片崭新天地。工农民主政权,人民当家了,意气风发。战天斗地、共建成,社会主义经济。前辈先人,殷切期盼, 民族屹天地。红色江山,共和指引前进。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中华振兴大任,铭刻在心底。不怕艰难险阻,除弊兴邦功立,社会转型期。握好方向盘,服务为人民。强国资,兴民主,行法治。 万众一心凝聚,员先。高举马列大旗,发展本国主义,浩浩红旗举。先辈应无恙,喜惊世界殊。

  工农兵学商士官,俱是神州主人翁。民族兴大业,万众齐踊跃。国有经济强,人民齐保障,江山共永固,尧舜满街巷。

  独辟蹊径阳关道,错嗟惆怅,错嗟惆怅,转弯未见有坦途。沉舟侧畔千帆过,又见春光,又见春光,鼓声阵阵旗引航。

  日行千里说慢,扯下大旗赶路。一弯浅水向前冲,船体划损伤无数。最伤是深处。巨轮深喜大海,浅弯安可容身?碧波万顷踏浪来,汽笛一声冲霄汉。万众齐声赞! =-天生我豺*/ 回答采纳率:11.7% 2009-09-13 20:23 检举祖国的十月

  我的祖国, 高山巍峨, 雄伟的山峰俯瞰历史的风狂雨落, 暮色苍茫, 任凭风云掠过。 坚实的脊背顶住了亿万年的沧桑从容不迫。 我的祖国, 大河奔腾, 浩荡的洪流冲过历史翻卷的漩涡, 激流勇进, 洗刷百年污浊, 惊涛骇浪拍击峡谷涌起过多少命运的颠簸。 我的祖国, 地大物博, 风光秀美孕育了瑰丽的传统文化, 大漠收残阳, 明月醉荷花, 广袤大地上多少璀璨的文明还在熠熠闪烁。 我的祖国, 人民勤劳, 五十六个民族相濡以沫, 东方神韵的精彩, 人文风貌的风流, 千古流传着多少美丽动人的传说。 这就是我的祖国, 这就是我深深爱恋的祖国。 我爱你源远流长灿烂的历史, 我爱你每一寸土地上的花朵, 我爱你风光旖旎壮丽的河山, 我爱你人民的性格坚韧执着。 我的祖国, 我深深爱恋的祖国。 你是昂首高吭的雄鸡-----唤醒拂晓的沉默, 你是冲天腾飞的巨龙-----叱咤时代的风云, 你是威风凛凛的雄狮-----舞动神州的雄风, 你是人类智慧的起源-----点燃文明的星火。 你有一个神圣的名字, 那就是中国! 那就是中国啊,我的祖国。 我深深爱恋的祖国。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 搏动的心脏跳动着五千年的脉搏,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 涌动的血液奔腾着长江黄河的浪波,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 黄色的皮肤印着祖先留下的颜色,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 黑色的眼睛流露着谦逊的笑窝,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 坚强的性格挺拔起泰山的气魄,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 辽阔的海疆装满了我所有的寄托。 我的祖国, 可爱的中国, 你创造了辉煌的历史, 你养育了伟大的民族。 我自豪你的悠久, 数千年的狂风吹不折你挺拔的脊背, 我自豪你的坚强, 抵住内忧外患闯过岁月蹉跎。 我自豪你的光明, 中华民族把自己的命运牢牢掌握, 我自豪你的精神, 改革勇往直前开放气势磅礴。 可爱的祖国啊, 无论我走到那里, 我都挽住你力量的臂膊, 无论我身居何方, 你都温暖着我的心窝。 可爱的祖国啊, 你把住新世纪的航舵, 你用速度,你用实力, 创造震惊世界的奇迹。 你用勤劳,你用智慧, 进行了又一次更加辉煌的开拓! 祖国啊,祖国, 你永远充满希望, 祖国啊,祖国, 你永远朝气蓬勃